澳门百老汇电子娱乐网址
宣传思想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党建工作 > 宣传思想
不惑之年再出发
发布时间:2020-06-02     编辑:孟力  来源:动力车间  浏览数:167   分享到:

“大家只是帮着企业带带新人。彬化的明天属于青年。你们做宣传的,应该写写工地上的年轻人,就别写大家了。”每当我在彬化工地采访70后甚至60后时,他们给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些话。但在我眼里,他们也是热血青年。在不惑之年,他们远离相对舒适及生活了多年的关中,背起行囊再出发,为渭化异地腾飞拼尽全力。今天,我就把镜头对准彬化工地上的70后,说说他们的彬化故事。

武辛录_20200531002404.jpg

男人的泪

“当我把武工父母的视频转给他看时,他默默地流泪了。”听了同行者付荷英的描述,我起初不太相信。武辛录和我并不陌生,之前家里电路出现问题,他还帮我修理过。看似一个大不咧咧的乐呵人,怎么就轻易掉眼泪呢。

“武辛录和我一起来的彬州工地,后来又同宿舍住、同部门工作。对他我还是很了解的。”说起辛录,张锐告诉我,“别看他粗枝大叶的一个人,其实工作起来蛮细心的。”接保检部的人管辖范围都是与各施工单位和工艺车间对接的,辛录主管的是电气部分。也就是说,和电有关的设备,大到变压器和发电机,小到插线板接线盒等,品种杂,数量多,涉及全厂所有施工单位。与其他设备不同的是,诸如插板插头,电笔电线等几十种电气材料,都是家庭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,容易丢失。所以接货的时候必须要认真,确保数量;存放库房时一定要保管好,避免被盗。自从干了接报检工作后,武辛录养成了工作日志的习惯,把每天经他手的进出物品以及当天的所有工作都记录下来。“这样不容易出差错。咱管的可都是企业资产,必须把好关。”辛录告诉我,自己干的就是一份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。说到细心,张锐给我讲了一件事,有次来了批抽风换气扇,看似一次很简单的验货接收,可辛录却不这么认为,他拿着发货清单,一个一个对应检查,最终还是发现了问题,一台备注里写带防虫网的换气扇却没有带防虫网。“发货清单写得很清楚呀,辛录立马打电话和供货商沟通此事。要是不认真核对,根本就发现不了。”

作为接保检员,每天7点半上班基本成了常态,白天施工现场卸货和库房发货已经很累了,下班后还得在办公室整应当天的理货发货及开箱检验的资料。要完成当天所有的工作,经常熬到月明星稀。即使这样,回宿舍后还经常会接到送货司机问路的电话,对此辛录虽有怨言但也理解“货车司机很辛苦,这也是咱的工作性质。”

说起家里,辛录告诉我,“父母在渭南,年龄都大了,多亏媳妇的照顾,才能使我安心这里的工作。男人嘛!不能太儿女情长。”“可是,昨天有人给你看了父母的视频,听说你还流泪了,怎么回事?”说到这,辛录沉思了一下“唉,这个能不说么。”

高枫_20200531002424.jpg

没有完成的采访

高枫,75年出生,来彬州时,早已过了不惑之年。由于本部时和我同一车间的缘故,相互比较熟悉。自从他来乙二醇后,听同事们讲过他的一些事迹,就有意想写篇关于他的宣传报道。可是来了三次彬州,这个计划都未得逞。

去年5月份来彬州的时候,高枫的孩子正面临高考。当我拨通高枫的电话时,他正在四川自贡锅炉厂家催促发货,“设备不到位,工期就会延误。在四川待了好几个月,就是催促设备制造进度、了解存在问题并协商解决,保证锅炉设备及时发货。”就在别家孩子父母全力以赴为高考保驾护航时,高枫却远在他乡,为项目建设的进度奔波着。

立冬过后,当我再次来乙二醇现场,就在小黄楼门前,刚下车就碰见了手捧一大堆资料的高枫,他的嘴唇有些干裂,握手时,一种凉透了的感觉。那次采风主要集中在开工锅炉点火的准备工作上,作为锅炉主管工艺技术员,必然就成为我的采访对象。

在现场,我看到高枫带领着几名青工跑前跑后,一会是催促施工人员加快进度,一会是天然气管道吹扫,一会是整理控制室卫生……每次见到他,都是风风火火,没说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。“对不起,实在是没时间。”就这样,为了不打扰他的正常工作,我决定回到渭南后继续电话采访。

“我这会还在现场,忙完了再给你打过去。”晚上10点钟,电话那头的高枫依旧在忙。”

“昨天怎么没给我回电话?”第二天当我再次拨通他的电话时,他连忙说明“不好意思,回去都凌晨了。这几天都在忙开工锅炉的事。这样吧,等忙完了这阵子再联系。”于是我的第二次采访也无果而终。

这次到彬州前,听彬州同事说由于“开工锅炉运行”,高枫就成了企业疫情后首批复工的人员之一,“那段时间高工真得很辛苦。吃住在厂里,只要开工锅炉有活,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”参与开工锅炉点火、首批复工的青年焦旭告诉我。“现在1号锅炉正在做点火前的准备工作,高工忙得更是焦头烂额。”

为了汲取上次教训,在不打搅高枫正常工作的情况下完成采访任务。我准备利用午休或晚上的时间进行。“你回来么?我在公寓楼等你。”“还在现场,估计还得一会。”看时间已晚加之还有其它采访任务,我只好改在第二天午饭时刻再来一趟。可当我再才到高枫宿舍时,他的舍友王秀成告诉我,“他中午从来就不回宿舍,吃完饭就去办公室了。”

就这样,我本次彬州之行依旧未能完成对高枫的采访。

解锦涛_20200531002412.jpg

在车里办公的人

5月21日,在返回的路上,大家与企业的两名回渭职工拼车同行。邻座修造部70后技术员解锦涛一路都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键盘。出于好奇,趁他不注意,我按下了手机镜头。

“干嘛呢?一路上都在办公。”

“哦,在彬州时都忙了现场,只能在路上整理这些文字工作了,现在我正在做的是彬州库房工器具清单。”

解锦涛告诉我,为了配合彬州企业项目试车,修造部已经派了4名检修人员到彬州提前熟悉装置现场。“后面来的人,还要靠这些先遣军带呢。”他说,修造部已经为彬州项目开车做好了准备,随时听从企业安排。“我呢,现在是两地跑,彬州工地上如果需要就随时过来帮忙。”

武辛录、高枫,还有车上遇到的解锦涛,他们都是70后,虽过四十,依然热血。他们远离已经“70后”的父母,放弃相对舒适的关中生活,带着对企业的爱和人生无止境的追求,不惑之年的他们依旧选择再出发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